旧草莓app视频下载中文字幕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!

F顺市,盛城街。

一家高档酒楼的包厢内,杨东和罗汉、刘悦、张傲四人,围坐在桌边,点完餐之后,并没有让服务员上菜,只是先要了一壶茶水,和一打冰镇啤酒,安静的等待着。

“嘭!”

罗汉用筷子启开一瓶冰镇啤酒,仰头闷了一口,让冰凉的液体驱散了些许身体的疲乏,看着桌边的杨东:“东子,口口声声的说,咱们来这边是为了报仇,但咱们这是要找谁报仇啊?”

“再等等,等人来了,就知道了。”杨东双指掐着一支煊赫门,轻声回应。

“哎呀,咱们这屋里又没有外人,卖这个关子干啥,有话直说呗。”罗汉是个直性子的人,想了半天也没琢磨明白,他们在F顺这边怎么会有仇人,心里发痒的追问道。

“呵呵,知道F顺有一座监狱吗。”杨东笑着问了一句。

“知道啊,这又怎么了?”

“那又知道,谁被关在这里吗?”

“谁啊?”罗汉似乎有点知道杨东来干什么了。

“古长澜。”杨东轻轻的吐出了三个人。

夏の吃零食可爱萌少女图片

“我艹!东哥,啥意思啊,该不会是想去监狱里揍古长澜吧?”刘悦听完杨东的话,顿时瞪大了眼珠子:“我咋觉得这个想法有点不靠谱呢,咱们如果翻墙跳进去,把古长澜收拾了,万一没跑出来,是不是连审判都免了,直接就能选个舒服的监室自己撅着去了?”

“东子,该不会真想这么做吧?”罗汉听完刘悦的话,梗着脖子问了一句。

“放心吧,我没有们哥俩那么虎。”杨东身体后仰,靠在了座椅上:“最开始的时候,咱们为了躲着古保民,退出了捕捞业,我以为事情能就此而知,谁知道古保民也没蹦跶几天,就从穿鞋的变成了光脚的,我本不想掺和进他的恩怨里面,但是他现在把咱们的鞋都给打丢了,说,我还能惯着他吗。”

“是想通过古长澜把他调出来?”

“现在古保民已经没有退路了,所以轻易不会出现,咱们想找他,只能通过古长澜。”杨东并没有否认罗汉的话:“之前我被偷袭的时候,就开始运作这件事了,本想着等货船签完了常年手续在动手,没想到晚了一步,竟然被荀向金给演了。”

“那这件事,想怎么办啊?”

“这件事不用咱们,看戏就行。”

“咚咚咚!”

杨东话音落,包房的门随即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听见敲门声起,杨东适时打住了话题,对张傲微微点头,示意他开门。

“咣当!”

包房的门敞开之后,一个年纪大约在四十五六岁左右,身着脸颊迷彩服的瘦弱中年微微向前迈了一步,看着屋内的张傲:“小兄弟,我问一下,们这个房间里,有一个姓杨的人吗?”

“我就是!”杨东听见门口二人的问询,随即起身,看着门外的中年:“是毕哥的朋友?”

“谈不上朋友,但是我们俩有交情。”壮汉点头一笑,迈步走进房间之后,向杨东伸出了手掌:“焦先成。”

“杨东。”

杨东跟焦先成轻轻握了下手,随即招呼着焦先成落座,同时开始让张傲通知服务员上菜,而房间内的罗汉和刘悦都不知道这个焦先成是什么来路,也就坐在一边没吱声。

因为杨东他们点餐的时间比较早,所以通知服务员上菜之后,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桌上的菜就上齐了。

“焦哥,喝点吗?”杨东指着桌上的白酒和啤酒,轻声向焦先成问了一句。

“我不喝酒。”焦先成闻着房间内饭菜弥漫的香气,还有闪烁着油光的扣肉,吞咽了一下口水:“我先吃饭,然后咱们再谈,行吗?”

“服务员,五小碗米饭。”杨东见焦先成准备先吃饭,就开口要了五碗米饭,因为他们这些人奔波劳顿了一下午,也都挺累了。

“我不要小碗的。”焦先成微微摇头,看着身边的服务员:“给我整个饭盆。”

“先生,我们这是四星级酒店,米饭都是统一规格的。”服务员有点懵的回应了一句。

“那就整个汤盆,给我装满了。”

“先生……”

“按他说的上吧。”杨东打断了服务员的话。

“好,几位稍等。”服务员微微点头,随后转身离开了包房,过了不到二分钟的功夫,就按照杨东的吩咐,端上来了四碗米饭,还有一个装满了米饭的汤盆。

“焦哥,咱们……”杨东等米饭上来之后,做事又要开口。

“先吃饭,吃完说!”焦先成摆手打算了杨东的一番话,一把抱起了比脸还大的汤盆,埋头就开始吃饭,吃饭期间,把筷子论的如同风火轮一般,而且都是奔着肉菜使劲,青菜几乎一口没动,在焦先成伸手的同时,杨东也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人,焦先成身上的衣服应该已经穿了许久,很多地方已经被磨薄之后,翻起了棉线,而且他的双手指甲也留了很长,指甲缝里满是油泥,手背的污渍仿佛渍进了皮肤里一样,看起来,应该很久没有好好洗过澡了。

“哎,小傲,说这个人是啥来头啊?”就在焦先成疯狂抡筷子的时候,刘悦压低声音,向身旁的张傲问了一句:“这都啥年头了,怎么还有这种吃饭不要命的人呢?看那筷子,都快让他抡冒烟了!”

“不瞒说,我活这么大,除了真正要饭的乞丐,也没见过这么能吃的人,感觉像个饿死鬼托生的。”张傲看见焦先成被米饭噎的直瞪眼珠子,但仍旧不断大口吃菜的模样,同样有些诧异。

饭桌边缘,因为看见焦先成吃饭的模样,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那一股淡淡的汗腥味,其余人都没了食欲,坐在桌边没动筷子,不过焦先成似乎并不在乎其余人对他的看法,依旧大口吞食着饭菜,乍一看起来,仿佛刚从难民营逃出来似的。

焦先成吃饭的模样很狼狈,同样的速度也很快,不到五分钟的功夫,一整盆米饭已经悉数被他填进了肚子里。

“哗啦!”

杨东看见焦先成吃完了一盆米饭,倒满一杯茶水递了过去:“喝点水。”

“不急!”焦先成嚼着嘴里的一块牛肉,嘴巴子上的米饭也随着腮帮子微微颤动,见杨东没动筷子,他伸手就把杨东身前的一碗米饭端了过来,随后把桌上一盘东坡肉的油汤子往饭里一倒,继续开始狼吞虎咽。

一小碗米饭,几乎被焦先成只用三口就吞进了肚子里。

“嗝——”

焦先成用不到六分钟的时间吃完了饭,脑门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,长长的打了一个饱嗝之后,他端过杨东倒得那杯茶水一饮而尽,点头:“能聊了。”

“抽烟。”杨东闻言,拨出一支烟递了过去。

“抽不起,戒了。”焦先成摆手拒绝。

“啪!”

杨东拿起打火机,自顾点燃以后,直言开口:“听说,在F顺监狱里蹲了十多年。”

“十五年十个月零十一天。”焦先成脱口而出。

“因为什么罪啊?”

“这跟找我办的事,有关系吗?”焦先成反问一句。

“呵呵。”杨东感受到焦先成此人骨子里对人的提防以后,便不再多问:“我之前找了毕方,说要在F顺监狱里办一件事,他让我找。”

“多大的事?”

“重伤害。”因为杨东就是找焦先成办事的事主,所以他没有避讳的开口道:“至少得两个人。”

“在监狱里闹出重伤害,就没办法减刑了,而且还得去蹲小号,代价很大。”

“办不了?”杨东微微蹙眉。

“有钱,啥都能办。”焦先成一句话打消了杨东的疑虑:“那里面活不起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“需要多少钱?”

“这种事,刑期短的人不敢接,刑期长的人接了,得多蹲两三年,所以一起重伤害,至少十五万。”

“可以。”杨东点了点头,根本没还价:“另外一个人呢?”

“找好了,说不让他露面,我就没带他来。”焦先成停顿了一下:“他办的事,值七十万。”

“我答应。”杨东再次开口:“事什么时候能办?”

“后天是监狱的接见日,只要钱到位,当天就能动手。”

“既然敢拿我的钱,同样也得知道,我的事不能办砸了。”杨东端起面前的水杯,面无表情的开口。

“办事当天,我跟在一起,事办砸了,我把命配给,够吗?”焦先成眯着眼回应了一句。

“接见日之前,我会把钱给准备好。”杨东听完这个回答,也就没在多说。

“等钱到位了,给我打电话吧。”焦先成语罢,起身要走。

“哎,哥们。”就在焦先成起身的同时,罗汉还是忍不住叫了他一句。

焦先成闻言转身,没吱声。

“我就是想问问,放出来多久了。”罗汉笑着问道。

“半年。”

“半年?”罗汉闻言一愣,又重新打量了一下衣衫褴褛,面容枯槁的焦先成:“既然都被放出来这么久了,就算去工地扛水泥,也不至于落魄成这样吧?”

“面对吃着不舒服的饭,我宁可饿着。”焦先成心中清楚,罗汉问这个问题,是不相信自己办事的能力,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:“觉得一头狼可能因为进过一次笼子,就像狗一样活着吗?”

“呵呵。”罗汉听见这个回答,咧嘴一笑,没再吱声。

“今天中午,我吃的是带沙子的小米饭,菜是用筷子蘸的酱油,上楼之前,楼下的保安以为我是去后厨收泔水的,我很需要钱,所以这个活我肯定会干好。”焦先成语罢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店包房。